Andy Stott - Luxury Problems

by DOPM

評論Techno及業餘評論Techno專輯

andy-stott-luxury-problems-608x608.jpg

我想先聊聊前半年我在歐洲學到的一些事。跟一群年齡相近的朋友混在一起,我發現時下很多國外的年輕人很喜歡聽電音Techno,特別是那些跑派對的咖。我還領教到了一個對我來說很震撼的音樂祭,在比利時,叫Tomorrowland。甚至我陪著朋友看了一下youtube的現場直播,今年的名單包括現在世界上最紅的電音人,像是Avicii、Swedish House Mafia、Skrillex、Paul van Dyke等等。聽了一些電音音樂讓我體會到這種音樂的可怕性,甚至比時下的流行樂都還要來的可怕。如果現在的流行樂建立在耳蟲(註一)的基礎上,那這種音樂就是耳蠱等級了。為什麼這麼說?因為這種音樂就像是3D的變形金剛,衝著最新科技的效果配上一些沒營養的內容,那些派對咖聽到前奏就他媽的嗨了。這種廉價的快感,已經不是甚麼新鮮事了,所有時下的大眾娛樂,新聞不全都是一個樣。喔,我扯遠了。我想說的是,電音舞曲是現在音樂的一個趨勢,巧妙的把這些音效上的突破運用在這種無腦暴力的音樂美學。我這樣稱呼是客氣了,事實上這種音樂沒有所謂的美學可言,只有廉價的快感,一種永無止境的追求那無以名狀的快感。這也是為什麼,在那個音樂祭上,一首電音金曲(比如,Avicii的〈Levels〉)一天會放個十次。所以,基本上我是不聽電音的。會找到這張電音專輯來聽,純粹是因為我很喜歡他的封面。因此,我也必須先說我沒辦法以專業的角度來介紹這張專輯。

在第一次聆聽這張專輯的時候(那時候甚至還不知道這是甚麼曲風,根據網路上可靠消息指出,叫做Dub Techno,這是什麼啊?),我其實不是很懂這種音樂,但卻有幾個鮮明的印象,首先就是那深黑鬼魅的氣氛,陰魂不散的女聲不斷的被切割重疊,一層又蓋上一層,這時人聲變成豐富的音樂層次,忽遠忽近但始終離你不遠。這種縈繞心頭的特質馬上讓我想到4AD的This Mortal Coil或是Cocteau Twins,以及另一位Dubstep的怪胎Burial。特別是在專輯的第一首歌〈Numb〉,強勁的迴音效果和震耳的拍子,再搭上女主唱 Alison Skidmore(Andy Stott小時候的鋼琴老師)輕盈飄浮的歌聲相互重疊,馬上把整張專輯的氛圍懸在一個更黑暗的角落。對我這個很重視專輯氣氛的人來說,在聽了後面的曲子後,我覺得他把這氣氛做的很貫徹,感覺很完整。

另外,讓我相當驚艷的是曼徹斯特製作人Andy Stott在實驗和流行風格間完美的拿捏。整張專輯的氣氛詭異,顯然來自他處理音效的實驗手法。像是在專輯同名歌曲〈Luxury Problems〉,歌曲的中間他突然丟進來一段完全不搭嘎的拍子,而只停留個一兩秒,過個三十秒後他又丟進同一段拍子的其他部分,一樣也是一兩秒就閃過。我從來沒聽過任何人這樣處理的,如此低調的炫技。而在同一首曲子裡,有著超順的流行節拍在前景和背景中穿來穿去。儘管是極簡和實驗的電音,我相信不難在專輯裡找到喜歡的流行片段。還有,超高階的音效也是另一個這張專輯的重點,幾乎每首歌都能聽到駭然的超炫音效,不管是重低音貝斯還是合成器鼓聲。只是他們來的很低調,建議還是戴耳機聆聽,然後讓他帶你進入這高傳真的暗黑音樂世界,漸漸體會甚麼叫做「層次感」和「空間感」。

儘管主流市場將會繼續濫用最新科技的電子音樂去麻痺他們的消費者,相對的,還是有一群人默默的在做音樂,尋找電子音樂的更多可能性。而這張就是個很好的例子。黑得如此幽深濃厚,美得如此難以捉摸,卻又深得無限沉重。

註一
英文叫做Earworm,意思是指腦子裡滿是一首歌的旋律,嘴裡不由自主的哼出來,走到哪兒都揮之不去。不瞭解的話,試著唱唱〈Someone Like You〉或是〈Call Me Maybe〉。就算你不喜歡,你都會唱,不可怕嗎?

by fuse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