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9 Spiritualized @ Neo Studio

by DOPM
IMG_2223.JPG

我想,這其實是場非常私人的演出,是場讓回憶蜂擁而至的演唱會,每個人都在裡頭找尋、拼湊著過往的自己。

重回Neo Studio,這回的站位意外地來到舞台前前五排,已許久未如此靠近舞台,挑選舞台上椅子擺放、面對舞台左邊的位置,為的當然是近距離仰望那位傳奇的太空人。

經過〈Hey Jane〉初步熱鬧現場氣氛後,〈Electricity〉毫不保留地全速前進,這首集瞪鞋、迷幻、噪音於一體的歌曲,在現場聽來更加狂爆,巨大吉他聲響如野獸出閘般毫無保留,震破所有預設的防備,爽度直線爆衝。〈Headin' for the Top Now〉與〈Freedom〉成功地為〈Electricity〉的轟炸做了些災後重建,這時所有知道內幕的人們(也就是那些漂浮於兔毛之上的人們),都明白接下來要集體飄浮。無論它在耳機裡已經反覆播送數千次,現場聽著Jason Pierce親口唱出那令人心碎、療癒、重生的話語,身體還是不由自主地酥麻,彷彿重回初次相遇的悸動。

新歌〈'A' Song〉後半段的飆奏則讓我經歷了整場演出最迷幻的體驗,由於緊閉雙眼的緣故,亮白的燈光在眼皮上投射出泛紅的屏幕,燈光快速的轉換閃爍不斷在視覺上積累堆疊,像一場急襲而來的滂陀大雨,極度目眩神迷,而歌曲突然結束時似乎是身體感官的慣性作祟,胸口隱約被音場重重一擊,彈開似地後撤一步,當下目瞪口呆。

by Headphone Youth

「用生命作音樂」已經是一個遭到濫用的說法,但是用來形容Spiritualized的主腦Jason Pierce真是再貼切不過了。年輕時,他和一同創立Spacemen 3的Peter Kember沉浸在用藥後的恍惚狀態裡,寫下夢囈般扭曲的長篇搖滾歌曲,完全不害怕以自己的身體作為載體來傳達創作理念。改組Spiritualized後,前幾張專輯悠晃絕美的音符記錄了他和前女友從熱戀到感情生變的過程。也許是生命曾經燃燒得太過熾烈,Pierce在2005年患上嚴重的肺炎,心跳還停了兩次。製作新專輯《Sweet Heart Sweet Light》的期間,他的肝臟又出了大問題,為了不想在病榻上躺一年,他主動要求採用可以不必臥床的實驗療法。知道Jason Pierce孱弱的健康狀態,能在台灣看到Spiritualized的演出,看到他安然無恙地在台上彈著吉他唱著歌,我衷心覺得自己非常幸運。

進到Neo Studio的表演場地前,必須先爬五層樓的階梯,主辦單位很貼心地在樓層間貼上天文小百科,讓我們預期到,看表演時將隨著Spiritualized飄忽的音樂飛上天際,而且永遠不想從這場夢中醒來。開場的〈Here It Comes〉有著淒迷的吉他聲響,福音女歌手的合音豐厚了Pierce略微乾啞的歌聲,整體感覺相當療癒。眾所期待的〈Hey Jane〉一開始熱鬧非凡,結構變換之際,背後投影的畫面也轉為充滿希望的黎明,剎那間似乎所有危難都能撥雲見日,迎刃而解。〈Electricity〉和〈Heading for the Top〉延續〈Hey Jane〉的熱力,讓人搖頭晃腦,身體不自覺隨著音樂擺動。

溫馨的〈Freedom〉和名曲〈Ladies and Gentlemen We're Floating in Space〉應該要是當晚情緒最飽漲的時刻,改編的〈Ladies and Gentlemen We're Floating in Space〉不斷重複著「I will love you till I die...」的字句,的確是真心不換,中間加入的貓王歌曲〈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十分有創意,只是我還是覺得原曲那種漂流在真空環境,隔著障蔽呼喊的殷切承諾更為感人。

在聽〈So Long You Pretty Thing〉時,我經歷了當晚唯一的失神體驗。堅定異教徒立場的我,竟然跟著Pierce唱出「Help me, Lord. Help me, Jesus.」,當我察覺到歌詞內容時,真是震驚到難以言語,也欽佩Pierce在《Sweet Heart Sweet Light》專輯中企圖做出的靈魂搖滾樂,能在你最沒有防備的時候佔據你的心。音樂本該如此,不是嗎?

接下來是未發表過的新歌〈'A' Song〉和〈Perfect Miracle〉。〈'A' Song〉是一首有著搶耳吉他間奏、效果器大鳴大放的迷幻曲子,如果Spiritualized的新作也會有較多這樣搖滾曲式的歌,更是令人期待。〈Perfect Miracle〉則像是直接從〈Ladies and Gentlemen We're Floating in Space〉改寫的歌。

樂團在安可時唱了Spacemen 3的歌〈Come Down Easy〉和〈Walking with Jesus〉,飄渺的吉他噪音齊發,填滿全場觀眾的耳朵,終曲〈Smiles〉迴盪的器樂聲響無限延伸,到散場後還久久不散。雖然私心以為他們如果用類似〈So Long You Pretty Thing〉這樣溫情的曲子作結會給觀眾更多的感動,但長篇的噪音詩篇也讓大家記得Spiritualized的實驗性。不論Spiritualized接下來的音樂會偏向靈魂、藍調音樂發展,或是回頭鑽研噪音的各種可能性,我都感佩Jason Pierce在音樂上投注的所有心力,謝謝他和團員們帶給我們這場不可思議的表演。

by Debby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