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Boys - Dada

by DOPM
a2635144578_10.jpg

紐約布魯克林的三人樂隊B Boys的首張專輯《Dada》無疑的為今年紐約的獨立音樂注入一股新的能量,曾與Parquet Courts一同巡迴同時也是好友的他們受到彼此的影響一同將紐約的藝術龐克再度端上檯面抓住眾人的耳朵,專輯名稱《Dada》取自貝斯手Andrew的朋友的夢境,在此專輯發行前夢到他們有一張實際上並不存在的專輯叫做Dada,於是就用了這名稱作為專輯名稱,當然他們也不排除與達達主義的扯上關係,還有跟一間在父母老家附近的餐廳有關,誰知道呢?這個詞聽起來好玩有趣或許才是初衷,看似隨興的態度卻又同時嚴肅的看待事物也成為專輯所體現出給人的一種感覺。

從B Boys的音樂可以明顯聽到Fugazi、Minutemen、Minor Threat等美國八零時期的龐克樂隊們的影響,反覆單純的吉他riff,時而唸唱時而嘶吼的唱腔,快慢韻律交錯的鼓與貝斯線,不過沒有像Minutemen有著顯著的放克節奏,以及Fugazi更加生猛不經修飾硬幹到底的唱腔,他們還是維持一種布魯克林藝術青年的感覺,會在音樂中放入存活在大城市中所必須要有的幽默感。

專輯的歌詞是由吉他手Britton跟貝斯手Brendon兩人共同創作,而大部分的詞句都是在即興演奏的情況下產生的,包括了日常所看到一些不順眼的瑣事,還有嘗試用這些詞句想要更加深入了解自己以及他人,而在背後驅動創作的動力的則是對生存的焦慮,在紐約朝九晚五的生活,除了社交外還得顧及自己的身心找時間創作音樂,對每一日時間的不足所積蓄的焦躁。這樣焦慮的積累也成為了一股能量,透過三件式樂器給釋放出來。

一開始聽到〈Discipline〉就相當的吸引我,有著戲謔般的吉他riff,直接了當的主旋律。Brendon在歌詞中試圖去問一些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像是生而為人存在的理由到底是什麼?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答案還能講得頭頭是道,但又沒有一個是屬於我自己的。在延綿的吉他噪音下,他們唱道:「存在的苦痛帶給我生命!」如同一件毫無理由與意義而存在的藝術品,生命的存在又何須有任何理由呢?

在〈I〉中,嘶吼彷彿從遙遠空曠的地方傳來,快速變換的吉他旋律線不停歇將你帶入另一個世界,樂器所堆疊出的混亂聲響聽起來卻異常的順耳,就只是吉他噪音,就能將那種空無的情緒毫無遺漏的表達出來。在反覆單一的吉他噪音與groovy的貝斯下,Britton於〈Energy〉以饒舌的方式將城市中快速更迭的步調與社交焦慮給直白的唱出來。

〈Fade〉就像是Parquet Courts的〈Steady on My Mind〉,褪去了速度感的節奏,以輕淺的鼓拍與鑼響將旋律打造出來,描述自身與他人關係的轉變使人想要消逝在空間中。最後的〈Walking〉如同一首Lou Reed的歌曲,由七零年代所遺留下來的曲調,將走在紐約街上的各種理由化為一首無關緊要的曲子。

沒有宏觀的主旨,沒有精彩的故事,沒有要對抗的敵人,B Boys的《Dada》更多是生存在都市下的焦慮,在他們看似隨興的風格下,卻又無意間的潛藏哲思,並將這股焦慮轉換為創作的能量。

by pblue

評分: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8